您好,欢迎光临人民采编网!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图说天下 > 正文

探访全国唯一以“红军”命名的红军镇

作者:Admin 来源:陕西日报 发布时间:2017-08-21 08:58:35 阅读:读取中...
[摘要] “旬阳有个红军镇。”八一前夕,记者正在搜集有关建军节的故事,乍听到这个消息,还是半信半疑的。待上网查阅,再翻地图册,在与湖北交界的边远的旬阳县,终于找到“红军镇”3个字时,一阵久违的兴奋涌上心头。于是...

    “旬阳有个红军镇。”

    八一前夕,记者正在搜集有关建军节的故事,乍听到这个消息,还是半信半疑的。待上网查阅,再翻地图册,在与湖北交界的边远的旬阳县,终于找到“红军镇”3个字时,一阵久违的兴奋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于是,在闷热的三伏天里,带着心底被点燃的兴奋,记者马不停蹄地踏上了红军镇的探访之旅。

    去那遥远的红军镇

    从地图上看,红军镇位于我省安康市旬阳县东北部、与湖北省郧西县接壤的潘家河上游。

    看来只能先到旬阳。在高速路上奔驰了4个多小时后,我们终于在下午4时许到达了被称为“自然太极城”的旬阳。本想直接前往红军镇,不料宣传部的同志说,红军镇距县城虽说只有百余公里,但路上也要走三四个小时。无奈之下,记者只好留宿县城。好在,他们已约了在县上开会的红军镇的党委书记,第二天陪我们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凌晨5时,天还没亮,记者便在红军镇党委书记晏清泉的陪同下向红军镇进发。

    由于国道正在整修,我们只能沿着汉江边上的县乡公路蜿蜒而行。虽然道路崎岖,颠簸难行,但奔驰在风景如画的汉江边上,也就无所谓车马劳顿了。就这样一直颠簸两个半小时,进入了一个小镇,前面的车停下了。兴奋中,记者以为是红军镇,晏清泉说,这是蜀河镇,号称“小汉口”,咱们在这儿吃点早餐。

    果然,镇子虽不大,但蜿蜒窄长,右面是汉江与蜀河的交汇处,街上的房子沿山背河而建,很有南方古典气派。

    简单吃过早点,我们继续赶路,虽然还是山路弯弯,但却平坦了许多。车子又晃晃悠悠了一个多小时,在一处四面环山的地方终于停了下来,原来红军镇政府到了,一看表,已过了9时。晏清泉告诉记者,如果国道通的话,103公里的路程只要两个多小时,今天是绕道,多走了30多公里。

    谒红军纪念馆

    红军镇四面群山环抱,绿水青山,白云蓝天,红军纪念馆就坐落在离镇政府千余米的地方。山坡上,一座汉白玉纪念碑高耸入云,壮观雄伟,正面刻着的“红军英雄纪念碑”7个毛体金字熠熠生辉,入口拱门的两边蹲着两只石狮子。过了拱门,我们拾级而上,随着仪仗兵的导引,我们在纪念碑前献上花篮,鞠躬默哀。

    伫立在蓝天白云下,青山绿水间,仰望雄伟挺拔的“红军英雄纪念碑”,敬仰之情油然而生。纪念馆馆长王登霞介绍说,这座纪念碑高25米,除基座之外,高度仅次于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,共用石材1949块,隐含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意。基座四面各有一幅九龙腾飞图,象征着红军镇的九龙山,四面取名为《足迹》的8幅历史浮雕群再现了红军在这片土地上留下的红色足迹。

    绕过纪念碑向上,7面宏大的红军精神宣传墙依台阶而建,生动而详尽地展现了红军在旬阳浴血奋战、创建红色政权、宣传革命思想、建立苏维埃政权和为劳苦大众谋幸福的革命历程。

    沿山坡继续前行,有几尊反映红色岁月的雕塑,栩栩如生,亲切可人。看见一个村民模样的人从山坡上下来,经询问得知,他叫赵永华,50多岁了,家住上马村,倒了几趟车才赶来这里。因身体疼痛刚到山上祭拜完红军墓,祈求“红军老祖”能为他治好病。

    “红军老祖”还能治病?记者满腹疑云。

    听那传说中的真实故事

    再沿山坡爬了不多远,在一块不大的平台上,一座巨型的墓碑出现在眼前。晏清泉告诉记者,这就是“红军老祖墓”。

    只见,墓前摆着香火袅袅的香炉,高大的墓门上刻着“碧血丹心”4个鲜红的大字,墓的四周及后面的高耸悬壁已被一条条红色的缎带所笼罩,于肃穆庄重中透着吉祥。

    记者请教听着红军的故事长大的王登霞馆长,为什么叫“红军老祖墓”?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来祭拜?

    她指着身后的九龙山顶告诉记者,“那就是他们当年战斗牺牲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随着小王的讲述,一段隐藏于大山深处的红色历史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——

    旬阳原是革命老区,早在1932年,贺龙就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过境旬阳,播下了革命火种。1934年12月,红二十五军在程子华、徐海东的率领下于长征途中抵达旬阳,并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,建立苏维埃政权,组建了鄂陕游击师。1935年10月,鄂陕游击师改编为红二十五军第74师,主要活动在旬阳县东北部的潘家河一带。10月18日,红74师一部随中共陕南特委途经湖北郧西庙川乡郭家沟时,被敌一个连和伪郧西三区清乡团发现,遂发生战斗。

    由于敌我力量悬殊,红军当即翻越鄂陕交界的九龙山,进至潘家河花园沟的林家台子。为彻底摆脱追敌,红军决定由指导员高中宽带领特务队2班14人在此阻击敌人,以掩护陕南特委和主力部队撤退。

    高中宽带领2班尚班长等人迅速赶到九龙山的佛爷庙,利用有利地形向尾追而来的300余敌人猛烈开火,连续打退敌人10多次疯狂进攻,胜利完成了掩护主力的任务。正当他们准备撤退时,不料,敌人的一发炮弹打来,高指导员和尚班长不幸牺牲。敌人撤走后,当地群众偷偷将两位红军烈士的遗体埋在了九龙山下的碾子沟内。

    当年的秦巴山区,缺医少药,老百姓得病只能听天由命。高中宽指导员在战争岁月里一边战斗,一边凭着自己祖传的医术为老百姓治病,帮助200多位群众解除了病痛,被老百姓称为“得道神医”。

    后来,当地群众自筹资金,在原址上重新修建了红军烈士墓。

    因为对红军的敬重,所以,牺牲的红军被称为“红军老祖”;又因为牺牲在这里的红军能为他们祛除病痛,所以,几十年来,这座“红军老祖墓”香火不竭,从不孤独。

    听着像神话像传说,但这确是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一段真实的历史。

    由此,为了让子孙后代记住红军的恩情,这个叫丰积乡的地方在1958年改名红军公社,1984年改称红军乡,2011年乡镇机构改革时更名为红军镇。

    红军镇,一个全国唯一以“红军”命名的乡镇,一个全国唯一将红军称作“红军老祖”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看红军镇的红色传承

    几十年来,红军故事在当地广为流传,红军精神深入千家万户。

    拜过“红军老祖”的坟茔,听过红军在此奋战的故事,记者深受震撼,不自觉地踏上了文化馆修建的长达2.5公里的缩版“长征路”。炎炎烈日下,还不到10分钟,一行人已是湿透衣衫,但大家没有停歇,而是沿着“红军”的足迹继续“长征”……

    转回纪念园区,记者参观了红军纪念馆,继续追寻红军镇的红色足迹。

    在红色文化体验馆里,有一首题为《十送红军》的旬阳民歌引起了记者的注意,虽说歌词不一样,但和瑞金版一样都表达了人民子弟兵和人民的鱼水深情。

    从送帽子给红军到送孩子上战场,在这首歌里,老百姓始终没有忘记红军的恩情,淳朴的他们用最简单的语言,将革命时期的故事续写,用生命的音符将红军精神世代传唱。

    讲到这里,一路上激情满怀的王登霞突然动了情,她转向记者,扑闪着水汪汪的眼睛轻轻说道: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,是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。”

    王登霞是红军镇人,2003年从师范学院毕业后回到家乡,在红军镇中学当老师。由于从小耳濡目染红军故事,工作后她经常参加一些红色文化的演讲、主持活动,获得好评无数。2014年3月,旬阳县组织各单位到红军镇参加群众路线教育活动时,她第一次被红军纪念馆借去当讲解员,后来,怀着对红军与家乡的热爱,她成了红军纪念馆的兼职讲解员。今年,她被正式调任红军纪念馆任馆长。

    自此,王登霞成了传承红军精神的“主力”,她告诉记者,就像《十送红军》歌里唱的那样,苏区的百姓最终成了红军队伍最大的靠山。1935年7月,红二十五军在离开鄂豫陕根据地时,刚来时2900余人的队伍壮大到了4000人,成为长征中唯一扩员的红军队伍。

    这,就是战争年代最直接的传承。

    在和平年代,为了纪念红军在这里的战斗岁月,红军镇里出现了红军村、红军湾、红军河、红军路等地名;村民花名册上增加了无数带“红”,带“军”,带“兵”的名字;从几百元到上万元,村民们自筹资金建起了“红军英雄纪念碑”;青年男女订婚,都去红军墓前祭奠一番,祈求白头偕老。

    每年新兵入伍、党员干部集训及重要节日,人们都会来到红军墓,回味历史,接受教育。

    在青少年教育上,多年来,红军镇中心学校每逢清明节、建军节、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、国庆节等重大节日,都要组织学生前去扫墓、参观瞻仰,寓教育于活动中;学生每学年要学会5首红色歌曲,还要选择一条红军标语作为自己的座右铭;学校编写了《红军故事》《铭记》等校本教材,以红军事迹激励学生,培养学生艰苦奋斗、吃苦耐劳、服务人民和社会的精神。

    近几年,每到清明、国庆、除夕、元宵等重要节日,红军纪念馆就会出现人山人海的景象,红色火种由此向四方传播……

    愿红军镇走出大山

    或许是对红军的思念太深,红军镇的百姓对两位红军烈士的感情已经到了“顶礼膜拜”的程度,看作是“圣灵”和“神医”,不仅常去祭奠、扫墓,还常常梦见“红军老祖”。传得神了,湖北、四川等外地百姓也纷纷前来,祈祷、许愿……

    为了给百姓的寄托建造一个良好的平台,1977年,红军镇政府将两位烈士的墓冢进行修葺和改造,并修建了红军纪念馆;2007年,旬阳县委、县政府投资了1510万元,规划新址将红军纪念馆重建,2011年4月1日对外正式开放,同年被国家旅游局命名为国家“AAA”级红色旅游景区;2012年,红军镇再投资2520万元,启动了红军纪念馆园区二期工程建设,建成园区至佛爷庙1.3公里的游客步道、连接新老纪念馆的2.5公里“长征路”、沿途设立了4个展馆,增设了岩屋河入口景观雕塑,一个集入口服务区、传统教育区、先烈祭奠区、宗教探秘区、长征体验区、深化教育区6大片区的综合红军纪念馆园区就此落成。

    2015年,以“红军老祖”英雄事迹为原型的陕南首部红色革命历史题材电影《红军乡》,在央视黄金时段首播,红军镇由此传遍全国,红军纪念馆先后被授予“省级国防教育示范基地”“省级廉政教育示范基地”“省级青少年教育基地”“市级首批干部培训党性教育基地”等荣誉,成为陕南首屈一指的红色旅游景区和革命传统教育基地。

    现在,红军纪念馆年接待游客已超过40万人次,“红色旅游”成为当地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一翼。

    在红色革命精神的指引和教育下,红军镇近年来实施了“便民服务零距离”行动,干群关系日益融洽,党员干部与百姓开着“乡村茶话会”就解决了移民搬迁、修路、饮水、网络等民生问题,教育和医疗条件也逐渐得到改善,全镇兴起“从善向好”新民风。截至去年底,红军镇已连续6年“零非访”,获得安康市“社会治理先进镇”荣誉,连续4年获得全县年度综合表彰“优秀单位”。

    到2016年,红军镇居民可支配收入达到人均12758元。

    然而,在镇党委书记晏清泉的眼里,红军镇的发展还有着巨大的潜力。

    今年36岁的晏清泉,青春英俊,思维活跃。他2005年大学毕业后,通过省委组织部选调生考试回到家乡旬阳,成为一名公务员。经过10年的基层历练,于2015年从镇长位置上接任红军镇党委书记,成为全县最年轻的乡镇书记。

    他认为,红军镇要全面发展,要为民谋福,必须走出大山。

    就在2016年,为庆祝首届中美旅游年,美国集邮集团在中美两国政府的支持下,特别出版了《世界因你而美丽——魅力中国》红军纪念馆邮册,并在纽约面向全球发行,果真使红军镇冲出了国门,走向了世界。

    他介绍,红军镇属于河源地带,多年来信息交流不畅,发展较为滞后,除了务工以外,农民仍是凭着古老的“甘蔗酿酒”手艺增加收入,每亩地有6000多元的收入。而在工业上,虽然有着“中国汞都”的名号,但由于近年来汞矿储藏量逐年告急,采矿产业也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所以,晏清泉认为,红军镇应以红色旅游为主线发展全域旅游,在打造“吃红军饭、睡红军床、听红军故事、走红军长征、带走红军记忆”的“红色体验游”的基础上,同时挖掘凤凰山自然风景和古老民居的潜力,开拓“山水风情游”;结合80%的绿化覆盖和茶园,体验“民俗文化游”;并积极推进古矿洞申遗项目,开发采石隧道,探索“工业体验游”……

    今年,红军纪念馆又被国防部命名为“国家级国防教育基地”。7月25日,安康市委在旬阳县红军镇举行建军90周年暨国家国防教育示范基地挂牌仪式,省、市、县有关领导、党政干部代表、驻旬阳部队官兵代表、民兵代表和学生代表等近千人参加了挂牌仪式。

    坚守与传承,耕耘与奋斗,历经80多个春秋之后,红军镇开始了新的谋划,新的收获……

 

编辑:安全

热点资讯 周排行榜 月排行榜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http://www.rmcb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手机版  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