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光临人民采编网!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书画展厅 > 正文

坚守热爱中国艺术的初心——从张大千的人物传记说起

作者:Admin 来源: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:2017-05-23 05:21:04 阅读:读取中...
[摘要] 原标题:坚守热爱中国艺术的初心张大千《五百年来一大千》邓贤著人民文学出版社【光明书话】中国现代画坛上,齐白石、黄宾虹、张大千是公认的三位大师。巧合的是,他们都长须飘飘、仙风道骨,且以高寿著称。如果单说…
原标题:坚守热爱中国艺术的初心

  张大千

  《五百年来一大千》 邓贤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

  【光明书话】

  中国现代画坛上,齐白石、黄宾虹、张大千是公认的三位大师。巧合的是,他们都长须飘飘、仙风道骨,且以高寿著称。如果单说人生经历,张大千是独一无二的:他20出头就成名天下,曾到敦煌潜心三年临摹壁画,寻找中国艺术的真谛。新中国成立后,他云游世界,又坚守热爱中国艺术的初心。伴随着中国传统书画的不断升温,人们对张大千越来越关注。近一年多来,就有三本关于张大千的人生传记面世。分别是:大陆纪实文学作家邓贤的《五百年来一大千》,台湾媒体人黄天才的《张大千的后半生》和《五百年来一大千》。在比较中阅读这三本书,可以还原一个真实、清晰的张大千。

  

  为什么海峡两岸纷纷聚焦张大千,并且其中两本书的书名居然完全重合?笔者认为,一个主要原因是,在创新的时代潮流引领下,人们意识到了张大千艺术创作中求新求变的魅力与胆识,在今天显得弥足珍贵。撰写《张大千的后半生》《五百年来一大千》的作者黄天才,与张大千有着长达十年的忘年之交。黄天才和张大千的直接接触,为他撰写这两本书,奠定了基础。《张大千的后半生》一书中,主要截取了年过半百的张大千,1949年之后远走海外,以万丈雄心,费尽心力地进军西方艺坛的故事。而在另一本《五百年来一大千》的传记中,其时间长度尽管跨越了张大千的一生,但是在故事选择方面,主要记录了他眼中的张大千,详略得当地叙述了张大千经历过的艺术人生历程。

  邓贤是我们所熟悉的纪实文学作家,曾推出《中国知青梦》《流浪金三角》《父亲的一九四二》等一系列作品。他以擅长历史事件、人物群像刻画名满文坛。但是4年前,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对张大千其人其画发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他花费了一年的时间查阅史料、采访有关当事人,深思熟虑之后,又经历8次反复的写作与修改,创作出《五百年来一大千》。邓贤虽然没有见过张大千,然而他的家庭和张大千家族颇有渊源。在该书的前言“我为什么要写张大千”中写道:“1968年岁末,我姐姐初中毕业,与同班两位女生张姐姐、邱姐姐一起到眉山当知青。张姐姐的爷爷是画家,叫张大千,这是我第一次知道画家‘张大千’的大名……”另外一个原因,邓贤的母亲与张大千的女儿心庆也是同学,她们都曾在20世纪40年代的成都华英女中和华美女中同窗就读。他的母亲还曾有幸见过画家张大千本人。可以这么讲,邓贤为张大千“立传”,完全是带着理性、冷静的态度进行的。

  邓贤所著的《五百年来一大千》,分为上中下三卷,以全景式的方法,叙述了张大千的传奇一生。书中,重点是对张大千艺术与人生的得失、中西绘画之比较、中国长期存在的“画师画”与“文人画”之争、“画谱”与“色经”的关系,以及中国近现代绘画的得失与进退等,进行深度述评。用邓贤自己的话讲,他要“给画画的人写本教科书”,秉持不溢美不隐恶,不仰视不差评的创作态度,熔艺术、人生于一炉,纳历史、画派、人物成一体,用一个张大千,牵出了书画界乃至整个文化界的丰富话题。

  再来看黄天才撰写的两本张大千人物传记,其最大的优势,在于他本人和张大千密切的交往,对于这一点,在他两本书中得以体现,这对于我们近距离地认识张大千,大有裨益。然而张大千毕竟是著名的艺术大师,黄天才一直是持“仰慕”的态度。从另外一个角度讲,如果作者与传主关系过于密切,那么叙述中难免会“感情用笔”,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  

  综合研读关于张大千的三本人物传记不难发现,他毕生都和中国艺术结伴而行,无论是新中国成立前在国内,还是后来游走全球各地,他都痴情于中国艺术,用神奇的水墨、宣纸、毛笔,创作出属于中国气派、中国风格的国画作品。张大千和那些拥有大成就的艺术家一样,一生作画勤奋,其创作的精品佳作,难以计数。他的绘画风格,大致可以归纳为:30岁以前清新俊逸,50岁则趋于瑰丽雄奇,60岁以后达到苍深渊穆之境,80岁后气质淳化,简淡悠远。他的作品中西合璧,融古汇今。著名画家徐悲鸿赞誉他是“五百年来第一人”。

  中国书画,是一门古老的艺术,对于初学中国书画的人而言,临摹前人的作品,很是关键,故中国艺术特别看重古法与传承。张大千年轻时学艺,众采百家之长,尤其强调临摹的重要性。他曾对友人论及临摹之意义:“学习绘画,临摹是必经的一个阶段。但临画如读书,如习碑帖,几曾有不读书而能文的,不习碑帖而善书者?所以临摹必须撷各家之长,参入自己的心得,最后要化古人为我有,才能创造出自我独立之风格!”当然,真正有所成就的画家,最后必须从临摹的藩篱中走出来,走向“无我”的境界,最后抵达艺术的彼岸。中国现代的一批国画家,都是传统艺术观念的“离经叛道者”,除了张大千外,齐白石、徐悲鸿、李苦禅、傅抱石、石鲁、李可染等无不如此。

  如果说张大千在艺术创作中最引人注目的,无异于他对中国山水画色彩观念的“破局”。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,中西方艺术交流已经颇为频繁。张大千在充分吸纳西洋绘画的基础上,大胆地对中国山水画进行改良,将大红大绿大蓝等颜色,植入到山水画之中。如此一来,使得中国山水画的色彩观感发生颠覆性的变化。绘画本来法无定法,但是张大千在青绿山水画方面的革新,引发画坛大批保守派的抨击。然而他毕竟是艺术的勇士,并没有退缩,继续在青绿山水画方面坚守前行。如今,他创作的那些青绿山水画作品,如《蜀山行旅图》《巫峡清秋图》《青山绿水图》《庐山图》等,已经成为中国现代艺术的经典之作。

  (作者:陈华文,系中国地质大学博士、副编审)

 

编辑:安全

相关热词搜索:

相关阅读

热点资讯 周排行榜 月排行榜

Copyright © 2012-2015 www.rmcb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手机版  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