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光临人民采编网!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图说天下 > 正文

陕亮故事:他用泥巴捏出“陕西百怪”

作者:Admin 来源:西部网-陕西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16-11-29 08:29:14 阅读:读取中...
[摘要] 编者按:不论你是在西安大学城里求学的莘莘学子,还是在城墙根下吃泡馍听秦腔土生土长的陕西娃;不论你是伴着朝阳被夹在拥挤的公交车里奔向曲江、高新、经开写字楼隔间的上班族,还是下班后坐在夜市摊前与三两好友高…

编者按:

不论你是在西安大学城里求学的莘莘学子,还是在城墙根下吃泡馍听秦腔土生土长的陕西娃;不论你是伴着朝阳被夹在拥挤的公交车里奔向曲江、高新、经开写字楼隔间的上班族,还是下班后坐在夜市摊前与三两好友高谈阔论的“压力男人”;不论你是陕西“土著”,还是新陕西人;关于这里,一定有你说不尽,道不完的陕西情愫。这些是你的故事,也是陕西的故事。

    图/魏永贤 文/刘璞华

    西安市长安区郭杜镇周家庄村的苗春生是远近闻名的手工泥塑艺人,走到周家庄一带,一路打听便来到了苗春生的家里,家就是他的手工作坊。出生于1951年的苗春生从小就喜欢捏泥人、画画,和艺术相关的事儿总能勾起他的兴致。从二十多岁开始苗春生就尝试着制作泥塑,他最爱捏的就是关中农村生活的各个场景,去年苗春生和徒弟历时八个多月制作了一组陕西百怪,男人下地干活的场面,女人拉家常的场景,裤带一般宽的面条......这组生动的关中农村泥塑捏得惟妙惟肖,一下子把人带回了曾经的岁月。

    “我捏下的都是我的生活”,生活是苗春生说的最多一个词语,他是个地道的农民,种过地养过猪,也干过电影放映员,但他最爱的事情还是捏泥人,在他的揉搓捏拉之间,关中农村生活的画面一下子就热乎起来了,一抔黄土幻化成了一抹乡愁。

    苗春生热爱泥塑的劲头仿佛是与生俱来的,起初他只是自己弄来些泥土凭着感觉去捏,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,天津泥人张来西安办展览,苗春生立刻跑去观展,“有古典的、有现代的,每个都栩栩如生惟妙惟肖。令我十分震撼。”后来苗春生的泥塑渐渐有了自己的风格,尽管当时捏泥塑带来的收入很低,并不足以维持生活。

    九十年代,苗春生开了一个养猪场,白天养猪晚上做泥塑,用养猪的收入来贴补自己的爱好,好在老伴和孩子们都很支持,苗春生一做就是四十多年。早年养猪的经历后来也被他制成了泥塑,“母猪下一窝仔,有时候奶不够吃,就会出现一群小猪争着吃奶的画面”,说着苗春生就端出了这个作品,生动有趣的画面一样子让生活里的场景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陕西人很熟悉“陕西八大怪”,却鲜有人知在民间还有“陕西百怪”这样的说法,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关中乡土人情,2015年苗春生和徒弟通过泥塑的形式,将陕西百怪还原出来。陕西百怪系列由103组泥塑组成,每一组背后都有一个俗语,这些泥塑分别被固定在25cm×35cm的木板上,光是这个系列就占了房间的一半。苗春生兴高采烈地说:“你看这个狗舔屁股,这就是农村生活里的画面,家里的小孩大便完,大人就喊来家里的狗给舔干净。”

    细看这组泥塑,每个背后都是一幅生动的画面。“男上茅房挂烟袋,原来咱农村都是旱厕,一家子人住在一起,为了避免像公公上厕所儿媳妇误入这样的尴尬,男人上厕所前都会把自己的旱烟袋挂在外面,表示有人在里面。同样的,女人上厕所时也会搭个围裙在墙上。”苗春生耐心地解释。

    苗春生津津乐道地说起每个泥塑背后的故事,这都是他曾经生活里的场景。“集市交易草帽盖、未老先把棺材买、热炕睡着好几代、自行车上全家带”说起陕西百怪里的故事,苗春生化身成了陕西关中民俗的百科全书,他用生动的泥塑讲述着他的乡土情。

    今年40岁的胡振波是苗春生的徒弟,他跟着苗春生学习泥塑已经六年了,师徒二人性格相似,配合得很是默契。“我师傅这个人有两点让我很佩服,一是他专注、敬业,对泥塑的那股子钻研劲儿很多人比不了,二是他人很实在,他捏出来的都是实实在在的生活。”

    为了让捏出的泥人更加鲜活,苗春生和胡振波经常也要自己上手做些木工活、手工活,锯下木料做个独轮车,给人物拿细铁丝做个眼镜,这些活计对他们来说稀松平常。

    苗春生做泥塑的泥土是他专门从黄陵采购的,这种泥土的黏性和湿度都恰到好处,既充满韧性利于塑形,晾晒硬化后又利于保存。在他的案台上,只几分钟的功夫,这一抔黄土就变成了一个生动的关中农民形象。

    2016年谭维维和华阴老腔艺人在央视春晚上带来的一首《华阴老腔一声喊》,让华阴老腔这个陕西本土艺术迅速火遍大江南北,苗春生和徒弟也迅速制作了一组华阴老腔艺人泥塑,他们的作品生动得表现了老腔艺人的精气神。

    说起为什么如此热爱泥塑,苗春生说:“我的泥塑都是咱关中的民俗和生活,我认为这代表着陕西人的容易满足的内心状态,陕西人喜欢的就是一家人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场面,民俗泥塑能够表现出这一点”,除了陕西百怪系列作品,苗春生还有关中风情、水浒108将、七十二行等系列作品,这些作品长期在西安市群众艺术馆展出。

    苗春生的灵感大多来自生活,田间地头的经历成了他创作的源泉,他制作的过年闹社火系列泥塑,浓缩了关中农村过年时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场面,有踩高跷的,有敲锣打鼓的,还有忙着招呼客人吃饭的,单是这一组泥塑,苗春生和徒弟就制作了超过600个人物形象。

 

    苗春生和徒弟胡振波创作的《看戏》,作品全长6.2米,宽1.2米,这组作品里每个人物都不尽相同。细看之下你会发现,台下有的人在专注的抽着旱烟听着戏,有的大人脖子上架着孩子来看戏,有的人则和旁人有说有笑,戏台上的秦腔班子神韵十足,吼出了关中人的气魄。

    尽管苗春生的两个女儿很支持老父亲的泥塑事业,但她们对继承父亲的手艺并没有太大的兴趣,苗春生也不勉强,“现在这门手艺的传承不成问题,愿意学的人很多,只要上门来要学的,我都愿意好好教”,现在喜欢这门非遗技艺的年轻人越来越多,这令苗春生感到欣慰,他不必为手艺会失传而发愁。

    随着苗春生的泥塑日渐声名远播,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,附近学校的学生登门拜访是常事,一到寒暑假,常有老师和学生从北京、四川等地来到苗春生家里,跟他学习泥塑,讨论人物造型。这令苗春生欣喜又苦恼,喜的是喜欢泥塑的人越来越多,这无疑有益于泥塑技艺的传承,但另一方面随着年龄的增长,接待往来的客人占用了苗春生日常大量的时间,经常他正在制作泥塑突然就得停下来。为了不耽误制作,他只好多利用晚上的时间,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是常有的事情,有时候一做就是两三点。

    如今,常有人到苗春生家里订做成组的泥塑,前两天就有一个武馆找上门来,拜托苗春生做一组武打形象的泥塑。“还有人从新疆来,要订做丝路风情的泥塑”,苗春生的手艺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可,一年下来能有十几万的收入。

    除了泥塑,苗春生还热爱书画,身为长安书画家协会副会长的他有空闲时也会在家挥毫泼墨。“没跟人学过,以前农村也没有专门的美术老师”苗春生的绘画和他的泥塑一样,都来自他对生活细心的体察与感知,说话间,苗春生就画了一只毛驴。

    “我认为就是爱,其次就是生活,你对泥塑要有热爱,要有实实在在的生活,这样做出的泥塑才有灵气”苗春生对泥塑的理解很朴质,实实在在的生活在他的手里变成了透着泥土芳香的艺术品,也变成了有触感的关中生活。

 

编辑:安全

相关热词搜索:

相关阅读

热点资讯 周排行榜 月排行榜

Copyright © 2012-2015 www.rmcb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手机版  电脑版